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嘀嗒顺风车辅助软件

神话辅助顺风车抢单 嘀嗒作响的风险

当前栏目:嘀嗒顺风车辅助软件|更新时间:2022-03-15 09:18:02|浏览:0

西元1453年奥斯曼大军围攻东罗马首都君士坦丁堡,尽管双方兵力悬殊,城中军民凭借险要的城池坚守,但是他们忘记关上一道城门,于是这座伟大的城市陷落了。今天的顺风车市场尽管没有这样深远的意义,但可能正在犯类似的错误。不能从历史中吸取教训的人是愚蠢的。

在众周所知的恶性事件之后,顺风车进行了深刻整改。11月20日行业最高主管部门交通部给出若干纲领性意见,第一条便是:应以车主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事先发布出行信息。然而经测试,互联网出行市场第二梯队的两家,嘀嗒和哈啰,仍保留“附近订单”功能,车主在未事先发布行程的情况下,就可以接单。这不是一个小bug,而可能存在大隐患。

要从风险的结构性成因讲起。互联网出行包括众多细分市场,但按系统逻辑,可分为两大类,就是网约车和顺风车。网约车曾泛指所有互联网出行业务,如今专指专职司机和车辆,是专业化的逻辑。顺风车用政策层更严谨的定义,“私人小客车合乘”,是共享经济的逻辑。

不同的业务逻辑决定不同的监管逻辑,泾渭分明。嘀嗒等平台的“附近订单”越界了,是以顺风车之名,实际上提供网约车,利用监管逻辑的差异套利,而把风险推给用户和社会。

在违法的边缘疯狂试探

专业化的逻辑,决定专职司机和车辆数量有限,可以实行跟踪到人、车的严格管控。同时受过一定培训,长期营业,具有较强的专业素养。而共享经济的逻辑,是利用私家车主的闲置运能。

中国私车保有量四舍五入已接近两亿。父辈小时候流行一句口号,大意是每个人节约一滴水,十亿人就能汇聚成海洋。问题是怎么把水滴集中,互联网横空出世,正好能解决离散数据的匹配。顺风车惠而不费,分享的边际成本极低,又能帮车主分担一些油费什么的。也能缓解城市拥堵,为政策层喜闻乐见。

但是在驶上共享经济的康庄大道之前,先要通过人性的阴暗小径。马斯洛需求层级理论,满足最底层的安全需求,层层递进,才能达到最高的自我实现需求。共享潜在的庞大供给端,高出专职司机一到两个数量级,隐藏着小概率的坏人,并且难以管控。

在人性平均分布以外,风险高度集中于一个小群体,互联网之前就长期存在,俗称“黑车”司机。各类执法部门与之反复斗争,但种种原因,始终不能杜绝。这些人靠车谋生,但不讲专业化逻辑,不承担相应的合规成本,甚至根本不具备入行资格。但拥有私家车主身份,互联网出行兴起以后,自然而然盯上了顺风车。可以接触乘客信息,也吸引了一些别有用心的人。

这就是顺风车一度翻车的深层原因。顺风车的整改,几条路径分进合击。优质硬神话辅助顺风车抢单,严格准入和监控,向专职司机看齐,充分运用技术手段,人车识别,人车账号一致,等等。优质软,通过行为自我识别,赋予乘客识别的能权。

交通部一共给出四条意见,都围绕将供给限定在私家车主,排除掉“专职”司机。二是由出行路线相同的人选择合乘车辆,三是不以盈利为目的,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四是每车每日合乘次数应有一定的限制。此前交通部 2020年119号文件还明确要求,“允许乘客选择驾驶员”,既是保持消费者权利,也体现乘客识别的精神。

上述原则实践中必然导向,顺风车首先发展白领和通勤子市场。实际上整改前市场就已经遵循这一逻辑,在整改后更加聚焦。通勤是个庞大的群体,白领又是其中最大的,有家有业相对靠谱,车辆保有量高,早晚高峰是城市交通的痛点,并且通勤路线较为固定。

而嘀嗒等平台的“附近订单”,显然和上级指示逆行了,临时接活,不是预约,说明车主没有预定路线,就是以盈利为目的,那自然也不可能有每日限次。行为自我识别同理,这样一些实际以盈利为目的,却拒绝加入盈利业务及监管的供给,动机就很可疑了。

通过行为排除,还包括隐藏乘客信息,甚至细到头像神话辅助顺风车抢单,也能反映一定的信息。目前滴滴顺风车禁止选择头像,哈啰可选择动物头像,而嘀嗒头像内容丰富,并且可辨性别。互联网业界一向竞争白热化,互相Copy到像素级别,这么显著的点却没有跟进,颇耐人寻味。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尽管有惨烈的前车之鉴,尽管领导三令五申,嘀嗒等平台已经运营多年,不可能不知道潜在的风险,不同于东罗马军民疏忽大意,而是自己悄悄开城门纵敌。除了更高的合规成本,嘀嗒等平台不利的战略态势,迫使他们出此下策。

关键在于,顺风车和网约车不是孤立的业务,专业化和共享的逻辑也不是非此即彼。如同人们家中购置五金工具,与专业电工并存。乘客同时存在对两者的需求。常态的通勤、提前安排的长途旅行、宠物携行等,面向顺风车,而高频的突发出行,面向专业供给。

相应要求B端提供一站式服务,无缝衔接。嘀嗒主打顺风车概念,但其实业务不能闭环。尽管也低调地开展了出租车业务,体量和地域覆盖远不足以与顺风车形成协同效应。这一基本的产业逻辑迫使其用顺风车“捞过界”。

同理,尽管嘀嗒实现可观的业绩,抽象数字掩盖了结构性缺陷,在关键的白领和通勤市场缺乏影响力,甚至很多上班族都没听说过。这一群体重视品牌和体验神话辅助顺风车抢单,当然首先要保证安全。嘀嗒未能在头部占有一席之地,业绩数字是靠众多不稳定的供给和需求,不稳定的匹配,拼凑出来的。其中很大一部分有“专职”需求,平台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至于蕴藏的风险,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其实在眼下的资本市场,共享的风口已经过去,加之最近长租公寓爆雷,并不是一个好的上市时机。但是嘀嗒等不及,嘀嗒成立于14年,在这个市场不算后来者,发展一直不愠不火,只是由于滴滴顺风车整改下线,留下市场空白,获得超常的加速度。这个机会窗口是外部环境给的,并且很短暂,随着滴滴回归,发挥品牌效应、协同效应,很快会打回原形。

为了上市,把数字做好看一点,网约车的车单价要比顺风车高一些。嘀嗒抱有侥幸心理,只要抢在风险爆发前上市就好,至于以后,到时再说。短期行为会渗透到经营的方方面面。

《IT时报》还详细报道了相关黑产。我们相信上述平台没有参与,但他们不健康的业务模式,客观上提供了滋生的土壤。

“最应该警惕的是转单,亦称跳单。车主抢到单后和乘客联系,要求取消平台订单,私下交易。也有很多车主自己跑不过来,将订单转给其他车主,赚取中间费。脱离平台监控的订单,一旦发生纠纷,风险不言而喻。”

还出现专门转单的群。有的人专门用外挂软件抢单,加10元、20元转给其他司机,长途单甚至可加上百。据当事人描述,加入这些群有门槛,一周须接满三单以上,这是为了让更多“活跃”司机入群。该报记者还从销售“抢单神器”的商家获得产品介绍,均支持嘀嗒哈啰双平台,季费168,年费268元,398元。嘀嗒、哈啰等平台升级后,外挂会同步更新。

历史最成功机型波音747的总设计师乔·萨特表示:“安全的概念很宽泛,也很抽象。你不是要将安全设计成飞机的某个部分,而是要设计一款具有卓越适航性的飞机,使飞行员不管运行条件好坏,都能操控飞机……”互联网出行的系统设计也是如此。

相关推荐

网站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