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嘀嗒顺风车怎么抢单快

顺风车怎么才抢单快 嘀嗒出行IPO

当前栏目:嘀嗒顺风车怎么抢单快|更新时间:2022-03-03 09:18:01|浏览:0

点击上方蓝字 关注我们

出行市场的混战之中,前有滴滴出行等巨头,后有美团、高德地图等新玩家,嘀嗒出行却在近日一鸣惊人弯道超车,率先敲响了港交所的大门。

不出意外,“共享出行第一股”,将成为嘀嗒出行的新名号。不过,嘀嗒出行的问题出在主营业务为顺风车上。

根据嘀嗒出行招股书,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按2019年顺风车搭乘次数计算,嘀嗒出行经营着中国最大的顺风车平台,占据66.5%的市场份额。而嘀嗒出行的收入来源也主要为向使用平台提供顺风车搭乘的私家车主收取服务费。

可以说,顺风车业务优质缔造了嘀嗒出行的顶峰局面。然而,众所周知的是,“安全”二字依旧是国内顺风车行业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无论是受此困扰的滴滴还是捷足先登的嘀嗒出行,未来将依旧笼罩在该业务的安全阴影之下。

顺风车业务成“造血机器”上半年贡献近9成营收

自诞生之际,嘀嗒出行就与顺风车业务共进退。

2014年8月,嘀嗒拼车主体运营公司北京畅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在快车、专车领域都有竞争者的前提下另辟蹊径,主攻顺风车业务。2020年1月,嘀嗒拼车完成品牌升级,更名为嘀嗒出行,除了原有业务外,新增出租车出行业务。

就在2020年,行业巨头滴滴出行顺风车业务频发恶意伤害事件,引发轩然大波。滴滴出行匆忙下线了顺风车业务,宣布无限期进行整改。同时,被传将于2020年下半年谋求上市的滴滴出行上市计划搁浅,进入全员过冬状态。

在此背景下,滴滴出行与部分公司开展的顺风车业务都受到重创,但却变相为嘀嗒出行在内的行业其他公司创造了新机遇。嘀嗒出行开始腾飞。

招股书显示,嘀嗒出行2020年、2020年以及2019年三年间,嘀嗒出行营业收入分别为4900万元、1.18亿元和5.81亿元,三年增长近12倍。尤其在2019年,营业收入同比上涨392.3%。即便是在受到疫情冲击的2020年上半年,嘀嗒出行实现营业收入3.1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同比增长66.31%。

顺风车业务,可以说是上述快速增长的主力军。2020年至2019年三年间,嘀嗒出行顺风车平台产生的营收分别为2770万元、7790万元及5.33亿元,分别占同期总营收的56.6%、66.3%及91.9%。2020年上半年,嘀嗒出行该部分营收为2.73亿元,占总营收是87.8%,相较上年同期上涨66.46%。而2019年嘀嗒出行顺风车业务毛利率更是高达83.1%。

不仅如此,在滴滴出行等还在为缺钱而苦恼时,嘀嗒出行已凭借顺风车业务在2019年实现盈利。招股书披露,于2019年及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六个月,嘀嗒出行经调整利润淨额分别为1.72亿元和1.51亿元,同期经调整纯利率则分别为29.7%及48.6%。

毛利方面,过去三年内,嘀嗒出行毛利收益分别为2420万元、6890万元及4617万元,同期的毛利率分别为49.5%、58.6%以及79.5%。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六个月,嘀嗒出行毛利分别为2.55亿元,毛利率为82.2%。

嘀嗒出行在招股书中提到了顺风车业务的优势。招股书称,基于顺风车的营业模式,平台没有与车队管理相关的运营成本,也没有经营许可证及执照的要求,更无需提供大量补贴,就能获得强劲的财务表现。数据显示,2019年,嘀嗒平台交易总额(GTV)为110亿元人民币,其中顺风车业务交易总额85亿元。

可以说,相较于出行领域“烧钱”鏖战的巨头们顺风车怎么才抢单快,嘀嗒出行依靠低成本、轻资产式、无需许可证的顺风车模式实现了自我造血,也算另辟蹊径。

但单纯依靠顺风车的盈利模式,很明显是不长久的。首先就是来自滴滴等巨头的碾压。自2019年11月滴滴出行顺风车业务重新上线后,行业必将面临新一轮的洗牌,嘀嗒出行的优势将不再明显。嘀嗒出行方面也表示,“我们面对激烈的竞争,并可能因竞争对手而失去市场份额,这可能对我们的业务、经营业绩及财务状况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嘀嗒出行发力出租车业务,也是想实现多元化运营,分散经营风险。但从目前出租车出行业务的业绩表现来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违规经营擦边球 年内已领49张罚单

但嘀嗒出行依赖顺风车业务的最大问题在于,顺风车业务一直处于监管灰色地带,运营资质和安全成为其致命伤。

按照各类顺风车平台的运营规则,车主只需要注册并完成相应的审核,便可通过平台来进行接单活动。在此过程中,平台对于顺风车主的信息审核有所欠缺顺风车怎么才抢单快,便极有可能带来直接的安全隐患。比如,滴滴就因顺风车主恶意伤人事件受到重创。在此背景下,国内监管部门对顺风车业务的管控更加严格。2019年交通运输部、网信办等部门多次联合约谈网约车平台,要求堵住安全风险隐患,严格规范顺风车。

嘀嗒出行也在招股书中表示,在中国顺风车市场可能面临(其中包括)其他出行选择、相关监管规定及限制以及安全及隐私问题所带来的挑战。招股书显示,目前相关法律及法规通常适用于网约车服务,无法直接应用于嘀嗒的业务模式以及顺风车、智慧出租车服务。今后监管机构可能会提高对顺风车平台的监管审查水平,同时新法律及法规的出台可能对嘀嗒的业务有影响。嘀嗒可能无法及时有效地适应该等变化,且可能在此过程中产生大量合规成本。

据企查查信息,嘀嗒出行目前已经接到65张罚单顺风车怎么才抢单快,仅在2020年年内,嘀嗒出行共计领到49张罚单,处罚单位主要为合肥、北京两地监管部门,被罚原因主要为“擅自从事或者变相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

最近的一则罚单发生在8月11日。嘀嗒出行被合肥市交通运输管理处罚款一万元。处罚信息显示,“根据《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第三十四条第(一)项”,该公司“网约车平台公司未取得经营许可擅自从事或者变相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

此外,大量的法律诉讼进一步折射出顺风车业务的风险。目前,嘀嗒出行因顺风车行驶过程中产生的交通事故等多次卷入诉讼中。其中,不乏司机抢劫乘车人、为规避平台收费私下交易产生纠纷等案例。

而面对顺风车的种种问题,嘀嗒出行的服务并没跟上。就在嘀嗒出行递交招股书后一日的10月9日,南方都市报报道指出,张女士于国庆当天通过嘀嗒出行搭乘顺风车,因车辆故障与司机发生纠纷,最终张女士选择在最近的出口下车换乘其他车辆,并联系嘀嗒出行客服。但在张女士已经全额缴纳乘车费用的情况下,嘀嗒出行以20元优惠券的方式补偿张女士。

在南方都市报参与后,嘀嗒出行才对张女士进行了退款处理,并回应称已督促车主处理轮胎问题,后续将加强监控。不过,嘀嗒出行进一步提到,顺风车的性质是合乘方各自的社会自助行为,不是道路运输经营行为。

无独有偶。在聚投诉上,涉及嘀嗒出行的投诉案高达891个,多涉及顺风车司机恶意取消订单、车主管理混乱、服务态度恶劣,针对嘀嗒出行客服“投诉不受理”的批评也不在少数。

例如,9月15日,投诉人傅女士称,“司机接单后 在言语上有藐视 挂断电话 没有表明是否来接乘客 单子一直不取消 直到平台自动结束订单 钱打入司机那边 司机也没有表示要退还 投诉到平台 表示对司机服务态度不满意 客服草草了之 之后挂断电话。”

结语

嘀嗒出行在招股书中表示,拟采取巩固顺风车行业的市场领导地位、推动出租车行业的数字化转型、提升变现能力并丰富变现渠道等情况来进一步发展公司业务。但未来能否如其所愿?

一方面,重启顺风车后的滴滴出行动作频频,升级出租车业务上线花小猪,同时进行大力补贴以吸引用户,对嘀嗒出行的市场碾压态势可见一斑;另一方面,营收持续依赖顺风车业务,安全、监管风险始终如暗雷,稍有不慎就会满盘皆输。

对于嘀嗒出行来说,尽管公司围绕出租车业务也进行了多项拓展,但从披露情况来看依旧处于起步阶段。顺风车业务合规待解,竞争者们已成合围之势,如何出行讲好新故事,是嘀嗒出行最迫切的事。

*声明:金融观察团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构成任何建议。

End

相关推荐

网站友情链接: